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禁断3

*澜巍粮啦啦啦啦啦啦

*每天都像过年

*偏原著阿澜X剧版巍巍

*鬼王兄弟一派和谐(。

*微楚郭

*糖🍬温馨日常向

*小学生文笔微ooc

*和标题毫无关系我就是想写梗和性感神仙cp在线互动发糖





             沈巍头一次得睡的这么踏实。

            这点踏实马上就被赵云澜挤得一点儿都没有了。

            赵云澜的睡相差他是知道的,但他是真的不知道他还会挤人。正好前胸贴着自己后背,手脚都跟螃蟹钳似的。

             心跳的快要疯掉了。

            艰难地扒开赵云澜的卡在他腰侧的手,强撑着起了床。就奇怪,这人明明力气没自己大胳膊还短一节,怎么勒人那么有劲呢?

            天才蒙蒙亮,淡黄色的阳光穿过帘缝洒在沈巍的脸上。

               仿佛是第一次触碰到阳光,他小心翼翼的接住了那点温暖,缓缓地注视着赵云澜。

            忽然一切都美好得不像样子。沈巍轻轻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赵云澜就被他脆脆的奶音给笑醒了。

              然后他懵懵地盯着沈巍下锅了米粥,收拾好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洗漱好带着垃圾准备出门。

               这下换成赵云澜不踏实了。

              “..哎”刚清醒过来赵云澜同学就开始急了“宝贝你干嘛去呢?”“我今天有课”沈巍回头看见赵云澜着急的模样,笑了。突然就想到了以前还是小鬼王的自己;亮晶晶的眼睛半眯着。“锅里的粥好熬在那边,我加了点小米,养胃,二十分钟左右记得关掉。垃圾我拿下去倒了;出门记得注意安全,有案子我会尽快赶到的”

              剩下赵云澜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诶不对,昨天是把他办了吧”赵云澜又在床上滚了几圈,脑子那个懵“这个反应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不会是我做春梦了吧?”

              下了床翻过沙发,赵云澜发现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茶几上,还压着纸条“出门记得把火关了”赵云澜盯着纸条上工整的字,突然感觉“我们家宝贝怎么越向人妻靠拢了?”



               “赵云澜!你还舍得来啊!”一推开特调处的大门,祝红的嗓门就吼得赵云澜清醒了不少。“哎我说祝红,如果你有男朋友的话会不会温柔一点”赵云澜笑嘻嘻地打趣愤怒的小蛇。“不淑女一点小心没人要”“老娘有没有人要管你毛事啊!都快过中午了你才舍得来小心我上报领导!”

               她的真想活吞赵云澜。

               “诶哟!真巧,我就是你领导!快快快,投诉一下?”“....成双了不起啊!”“这成双呢,也不是啥大事儿吧”赵云澜装出一脸纠结的样子“嘶—但这吧,我老婆可是地星领袖,拿五十米大刀砍人的那种美人儿”瞬间赵云澜就满脸嘚瑟“看看看,特厉害的美人儿!你有吗?”“你!赵云澜你欠打是吧!”自从赵云澜费尽心机跑遍满城把沈巍追到手以后,祝红就得出了一种新的娱乐方法"爱他,就怼他"

               “你看人家小郭和老楚,多内敛!多优秀!”祝红自知斗不过他,叹了口气踩着高跟鞋做回自己的位置上。“你怎么就不收收你家沈教授,整天挂嘴边的等会儿没了别掀桌啊”“我宝贝可是最棒的呢!”“呕—”祝红翻了个白眼就不想说话了。

               翻过皮沙发,赵云澜摊在窝里,顺手抓住反抗的大庆撸毛。

               沈巍来的时候,大庆哭着表示自己毛都快给撸秃了。

               “喵——”大庆猛的挣脱赵云澜的魔抓,这才让他再醒过来。“哇!宝贝儿!我可想死你了!”赵云澜开心地又叼起了糖,笑着朝沈巍小跑过去“来,给老公亲一个”

               沈巍的脖子到耳尖又都红了,微微低着头撇开脸。“....不了......这里还有人,....”

               “欸?宝贝儿,害羞啦!”赵云澜笑嘻嘻地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来来来,我们去小房间里亲热亲热去”说着就顺势搂住了沈巍的腰,把人家往办公室里带。好像浑然不知特调处的其他人的目光。“马德死给!”大龄单身蛇愤怒地叫出了人民群众的心声。

               “宝贝儿啊你说”赵云澜一进门就死戳着沈巍的后腰把它逼到了桌前“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怎么办呐?”舔了舔唇,赵云澜抬眼朝着面色潮红的沈教授坏笑。“你长得这么好看让我怎么办呐?”“但、我不是一打眼就好看的那种啊?”沈巍有点开心,但也很奇怪,自己长得不是很一般吗?“噗、”赵云澜立马破功,盯着沈巍干净的大眼睛拼命忍笑“宝贝儿你是不是对自己的颜值有点儿误会?”赵云澜的手悄悄搭上他的手,轻轻磨蹭。慢慢靠近他红透的耳朵。“你说你不是一打眼就好看的”

                  “那我怎么半打眼就爱上你了呢?”

                    

              

        



tag

昨天的快本看得我心情舒畅感慨万千所以今天一口气写完3!

感谢感谢感谢各位镇魂男/女神超级努力!!!

希望两位神仙今后也要一直做好朋友一直红红火火!!!!



还有!!!!海星撞地星真的太他妈好听了!!!!求出道啊啊啊啊啊啊啊qwq(爆哭呜呜呜太有才了!!!!

tag

禁断系列要不要继续写??

怕自己写崩又想吃粮qwq



p,真的不会写车没有亲身经历过我写不出来好的X

p万一写到分娩咋办啊

禁断2

*澜巍cp

*烂肉破车

*小学生ooc

*美妙兄弟情

*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两个小时写死我了

https://shimo.im/docs/PHkEIsx7b44Yc7Kb 点击链接查看「禁断n 2」,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禁断


▹澜巍cp注意
▹鬼王兄弟一个没少(和平)
▹鬼b,澜a,巍o
▹略ooc!小学生文笔!发展稍快!因为我想写肉!全文设定偏原著
▹三角关系,两人开车,生子可能(看我的意志)
▹美人儿是用来__的


ᐇ正文
         男人配女人,雄猫配雌猫,公鬼配母鬼。这好像是生来就被赋予的规则。
但他赵云澜就是没想明白,哎,男男女女咋了?雄狮还能操母豹呢。再说了,他家沈大教授,进能杀敌救人,退能熬粥暖床。这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润呐,每天都是养眼美人儿,多开心呐!人鬼咋了?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
           “唉——”赵云澜就瘫在沙发椅上,棒棒糖都不啃了,一个劲儿的叹气。
           “诶我说赵处,你叹气干啥啊”大庆懒洋洋地趴在桌上。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惬意得难得关心一下。
            “你说我们家小巍,好歹是个活了上万年的斩魂使吧,为啥脸皮薄的跟糯米纸似的一亲就红”赵云澜那个愁的啊,美人在床,摆着就是没法儿享受,多浪费啊!这可不是小澜孩的风格。
           “赵云澜,沈巍佛你怎么也跟着佛,硬上啊!”闲着没事干的祝红小姐姐英勇出策了,但她还不知道,她的一句话就要把龙城的一名优秀敬业的大学老师逼得严重缺勤。
             “诶—人家可是黑袍使啊,万一他一急把我给反攻了咋办?”“哎呀赵处!”祝红一阵阴阳怪气,活像个老鸨“你不愿,您家那个宝贝会逼你吗?”“哎!祝红啊祝红!”赵云澜像是灵光一闪,脸上笑容灿烂“好办法!回头儿啊,事成了给你加工资!”还没等祝红回话,就兴冲冲的跳上拉风的红色越野车跑了。“应该没事吧……”
              沈巍并没有在大学里。
             赵云澜骚包地带了墨镜摆了poss,掐着下课点守在大学楼下。
               出来的却是鬼面。
              “哎呦喂,这不是小舅子吗!咋,最近,兼职教授?”小澜孩等不到自家老婆,开始急了。“欸,你哥嘞?”
                “赵云澜你还真是没一天有个正经样,难怪沈巍要躲你”鬼面同学很装的同情了一下赵云澜小朋友。
                 “诶不是,他躲我干啥”小澜孩手动抓重点,奈何鬼面自顾自的走了。“管你什么事,又没过门”
                  “哎!鬼面同学!鬼面老哥!鬼面大人!”聪明机智的小澜孩大概已经猜到他的宝贝怎么了,只是具体的位置……
                   “既然镇魂领主诚心诚意的问了,我鬼面大人就勉强回答你一下吧”

                    “这皮猴子,跟他哥一个模子出来的,咋就他皮的特别优秀呢”赵云澜拧着眉头,在车上自言自语。“唉算了,反正马上就有美人儿品尝了,本来还想过aa咋办呢”想到这里,赵云澜就特开心,就像是突然有一天林静说他把工资上缴的开心,还更多。
               就算沈巍没有告诉过他,鬼面不说他也能猜到八九。
                  发情。

               沈巍还是很尽力了。
              赵云澜一开门,满屋子的信息素就争先恐后的窜入他的鼻腔,塞得整个脑袋鼓囊囊的。
                 还他妈是特浓奶糖味儿的。
                 操。
                 脱了鞋,锁好门。赵云澜就大方的进去了。
                  自己家啊,干嘛那么拘束。

               他还真想不到沈巍会跑到他家发情。
              除了满屋子的信息素,先看见的就是自己被子里蠕动的一团。
              哎哟,老婆在暖床呢,贴心。
              然后被子就被掀开了。

            沈大教授平时是有好好用抑制剂和抑制贴的。
               但是自从见到日夜思念的人之后,好像就没什么用了。而且更加频繁的发情。
                本来他堂堂斩魂使是不想做这么不入流的事,但是没办法啊,他发情期。

                  被子被掀开了。
                  常穿的西装裤已经被退至膝下,沈巍卷缩着握着自己挺/拔的性/器。平时清的如水一样的眼睛,半眯着,雾蒙蒙的,不知为何在掉眼泪。皮肤全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牛奶糖的香味直冲着赵云澜的脑袋去了。
                 “不知道斩魂使大人的信息素,是这么可爱的奶糖味儿啊”赵云澜被这信息素激得起了反应,面色也开始红润起来,盖不住眼底的情/欲。听到这话的沈巍才懵懵的转过来,仰着头盯着赵云澜看。睫毛微颤,吐气不均,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喃喃什么。
                 赵云澜本来打算践行社会主义兄弟情,AA也无所谓,大不了他牺牲小我。
                沈巍也从没告诉他自己是个o
               去你妈的兄弟情







二十九层地狱(二)



*wadeX终极虫
*私设有
*超乱的脑洞
*小短打
*欧欧西属于我











彼得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是现在的社会太开放还是服务员的意思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了还是他死侍这家伙居然会和男孩做那档子事儿。
纯情的高中生男孩儿彼得的脑袋里还只有「男孩和女孩」这个概念。接受标准的美国教育,坐在留守室的次数也不少,他怎么没听说过那档子事可以同性做啊??“等等,死侍,你是不是看错了!”彼得慌忙的阻止正在拉自己可怜的布裤的Wade。“一定是这里烟太大遮住了你的眼睛了吧!你看你还带着头罩呢!说不定是呼吸困难眼花缭乱把我看成女孩了!”“哥带着头罩也能一眼看见你,我的小男朋友”Wade仰起头朝彼得勾了嘴角,让彼得一阵鸡皮疙瘩,这人的脸皮这么比我还厚。
然后用房时间到了的时候,侍者正要催着赶人了,就听见了门内的对骂声和喘声。什么尴尬场面没见过,有性癖很正常。侍者正想着看看这对奇葩的炮友“哥给了你三百美金诶!摸都不让摸?!”“摸你个大头鬼!我还是未成年啊!小心我告你!”“哥死的次数比你吃到大的奶还多!怕这一次吗!”“那你也没死几次啊!我没喝母乳的!”“牛奶也算!”“那我也是喝盒装的!加了防腐剂不算奶!”“哥不管!带个奶字都算!你他妈就不能跟我来一炮吗!很爽的!小屁孩这他妈就和你嗑药一样爽!哥保证会让你上瘾!”“我不嗑药谢谢!嗑药对神经不好!我还要作业要写!奖学金要拿!我还要上MIT和史塔克先生一起工作!”“史塔克?”Wade愣了愣“那个破铁罐子?你不是喜欢哥吗?”“谁要喜欢你啊!”彼得终于提起了自己的裤子,在这云雾缭绕的小房间里暗暗羞红了脸。俯视着Wade。碧绿的瞳孔映着Wade红黑的面具,还有面具下的不知所措。“我喜欢的是史塔克先生!”空留发愣的Wade和尴尬的侍者。嗯,还真是最尴尬的一次。

彼得再见到Wade已经是两周以后了。生活在一个城市难免会有些交集。但彼得真的真的不像碰见他。除了第一次和他嘴炮的不愉快、尼克也警告他别和这个糟糕的雇佣兵靠得太近以外,那个晚上,他还被这个一身黑红的高大的家伙知道了自己的密秘——喜欢史塔克。但是,真的和他遇到了,才发现除了日常的满嘴跑火车,他似乎有一点不正常?是被那天被自己大喊着拒绝做那档子事儿难过吗?他是个雇员兵也很在意钱吧,还是两百美元。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那个”彼得小心翼翼的侧着头,打断了Wade刚刚讲到的一个高潮。“你是有点难过吗?死侍?”“哥刚刚讲到高潮呢小蜘蛛你都不听!”死侍看起来一点生气,不,撒娇的意味,他的面罩两边鼓起来了。“你怎么知道哥生气了不过哥确实是生气了!”哇唔,好直白,这才是死侍啊,那天在房间里见到的更像是另一个人。“哥更你讲哦!刚刚哥去买墨西哥卷饼,他居然说卖完了!”“.........”“小蜘蛛你也觉得他特别过分吧!居然不卖卷饼给哥!”“我觉得不会....”“!”死侍在说完了他的长篇大论之后,我上下眼皮都要粘在一起了,一个墨西哥卷饼他哪儿来的这么多歪理??“小蜘蛛”“嗯...”“你说....哥会不会特别招人厌”“...?嗯?”彼得终于清醒了一点,他也会有这种时候?“我觉得还好,你看我也没有嫌你烦啊”“可是你刚刚都要睡着了”“.......这个不算”“但是小蜘蛛很善良很温柔啊,只有小蜘蛛能不嫌我”“不是,死..”“好啦!小蜘蛛!哥要去接任务啦!不然连小蜘蛛都养不起啦!”“等.....!”Wade用力的抱了抱他,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混着化学药剂传到Wade的神经。小蜘蛛的味道。“再见啦小蜘蛛!”Wade开心的朝彼得挥挥手,转眼从天台跳了下去“Wa...!”“啪—!”

日常死亡(1/10)

二十九层地狱(一)



*wadeX终极虫
*一个漫长的傻子恋爱
*新坑??X
*私设有
*乱乱的脑洞








自彼得本人描述,“好感刷机高手—韦德威尔逊。”







“叮—”“嘿!彼得!今天还是老样子吗”“对......抱歉了,哈利”“噢,你不用对我感到抱歉,我的朋友”哈利笑着拍拍彼得的背,身后司机开着车门等着。“他
寝室的钥匙还是放在花盆底下,早点回来”
笑着和哈利道了别,彼得的良心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房租也是哈利在交啊……"大街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彼得随意的用过了晚餐,在巷子里粘好背包;一边拿着化学作业,一边寻思着找份兼职好来和哈利分担,还可以减轻梅姨的负担。
纽约的夜晚,灯火通明。嘿!这可是纽约啊! 彼得又解决了一桩银行抢劫“你们最近怎么这么缺钱”彼得又好心的射了两张蛛网“……不瞒你说,纽约的大英雄,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停停停,你当蜘蛛侠是啥,扶贫组织领导人?就算是,也不扶你这种贫。不过纽约的大英雄这个称呼还不错”彼得荡出门时,小声叨叨“更何况我才是最穷的好不好,要扶贫应该先扶我吧”
好吧,彼得终于战战兢兢的写完了作业。无聊的坐在JJJ的广告牌上,晃着腿。突然就被广告牌后的广告吸引了。“谁把广告纸贴在几百米高的广告牌后面……”彼得撕下广告纸“他的脑子怕不是有……哇,我电话呢!一百美刀的时薪欸!
”彼得要开花花了“这个大饼!就做服务生吗?!”真的,彼得即可就被录取了“yes!不过为什么还要问身高体重三围??可能是做制服吧!”这句话,后来彼得想起来真的非常想打死自己,哎,许愿暴富,暴富。
第二天下课彼得照常上课,下课,只不过提早结束了夜巡,美滋滋的蹦向打工地点。“你好!我是来应…………咳、咳……”彼得发现,店里没有一个客人,只有弥漫的烟雾和呛人的味道。“噢、昨天半夜打电话来的吧”店长是一个中年男人,挑染成红色的中长发配上不怎么好看的脸,“Emmmm”“干嘛,小兔崽子”他带着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别过头去,又吸了一口什么东西,把一张纸拍在桌上,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去楼梯那。“……大麻……这次又是一锅端吗……好好打工都不行”这样想着的彼得刚刚准备下楼梯,就被一个更怪异的男人抓住了手臂“哟,新来的吗?小弟弟”居然染全绿……彼得默默吐槽的时候,那男人的手就摸上了彼得颈部的皮肤“年轻人就是好啊”他一边感叹还一边摸着。想年轻投胎去啊!彼得觉得恶心的同时,真的很想给他突出的反光的牙齿来上一拳,好让它归位,但是,放学留堂教育影片里的美国队长—他的道德标杆不允许他打这个无辜市民“抱歉……”彼得把后牙咬得咯吱响“我是来打工的”“哦——”那个臭男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看了我的单子,贱贱的笑了指了指走廊的第一个房间“那是你的客人”……这么高大上的吗?单人服务生?

彼得打开了门,准备好迎接他的一百美刀了。“你是维克?”“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彼得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的回忆回忆回忆回忆起来了“deadpool!”“oh!维克,想不到你还是哥的粉丝!”“不对……”彼得关上门,准备开灯“别开灯!你会暴露在灯光下!”……这是在嫌他丑吗?“……我不是维克”彼得只好停止动作,向床走过去“你找维克做什么”死侍还是一身黑红,爆发的肌肉和高大的身材,和他手里抱着的凯蒂猫有种奇异的违和感。“你不会又奉命去杀他吧”彼得坐在床边,意外柔软的床微微凹陷。“当然咯!你是哥的粉丝当然知道吧!哥就是靠这个吃饭滴!欸,说真的,你们那有没有「死侍宇宙后援会」”他似乎不太关心我有没有说谎“……没有”彼得觉得这人比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更自恋了,谁给你的自信?我去射他一脸网“那么说你是这里的服务小弟咯!哥的小粉丝~”死侍笑起来的时候,面具的布料会被牵动变形,总让彼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是”“那来服务哥吧!”话题跳的太快了吧!等等!为什么扯我裤子!彼得反手就是一巴掌,盖得韦德一脸懵“??为什么要打哥啊!害羞吗!偶像就在你面前啊!”“你走开!我只是一个服务生!”彼得通红着脸不明所以的对着韦德喊,他蜘蛛侠每天打坏蛋,可不是白吃这么大力气的。韦德对着这个纯情男孩有点无奈“你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找艹嘛,别装纯情了啦”“??!!”这下我们的小彼得可才明白了,这时薪一百的服务员可不是白当的。


“怎么了?纯情男孩儿?”“……”彼得的三观感觉不太好,现在年轻人的服务是这个服务吗??还是两个男的?“你看吧,哥都给钱啦,保证不内I射!”死侍信誓旦旦,换来了一张皱纸团的打击“想得美!”彼得脸烧的通红,这人怎么敢这么直白怎么光明正大的讨论那种事情!“别碰我!走了!”“欸!但是哥好久没有感受到小弟弟被软肉包围着爽的上天的滋味了!”“…………死侍!你这种人!就该下地狱!”彼得又羞又气的跑走了。“哥又不是没去过…………”








辣鸡坑

顺便
我想写氪与纸片人了,各位

当然是不可能放弃贱虫啊铁虫啊










My Lover

【spideypool】My Lover


*贱虫
*BE(有死亡
*家庭妇男贱X高中生荷兰虫(其实也没怎么用到ww)
*贱贱第一视角
*略ooc??私设有
*没咋写过完整的背景X








          我是韦德,我来自加拿大,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和一堆漂亮的小人儿。

           我家是在皇后区的一栋红砖楼,我还有一辆有的破的皮卡(至少我有)。

             我的邻居是一个有着褐色眼睛的卷毛男孩。我和他在电梯里见过,溢满了高中生青春气息的小地方和斑比一样的仰视着我,不得不动心,即使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
我并没有稳定的工作,只是靠着辗转的打工来扯大这些和我基因相像的小屁孩。每当我透过刚擦干净的玻璃,我就看见那个甜甜的男孩和一个胡渣大叔(指tony)坐上了车,操,有钱了不起,老子的人也敢动。

             然后,然后,我就更加努力的,打工,打工。我还问到了他的名字—Peter,真是好听又甜蜜的小名字,和他看起来一样甜。
那天,我做了派,其实就是像名正言顺的进到他的可爱的小房间里去。oh!我可不是gay,我只是刚刚好喜欢上小甜饼而已,而他又刚刚好是个boy。
             书架,木桌,衣架,床。我悄悄的摸到了他的房间里去。作业,邀请函,老式台电。啊,这个艳红色的小丑服,Peter兼职去拯救世界?现在英雄的年龄已经开放到未成年了?我不知道他一个高中生为什么要承担起这么多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但是我知道一大部分是那个老头子(tony)催的。
我把派放在干净的台子上,悄悄的顺走了一条他的内裤,这算是报酬,对吧。

           我只是用了几次而已,我漂亮的老婆就问我:“wade,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哥没有!哥发誓!”“你当初叫我到你家玩的时候也是这么发誓不会有什么的”“ummmmm”我放下了手上的大奶瓶“好吧,哥是喜欢上别人了”“离婚吧”“OK”我和她结了快六年婚了,but我挺开心离婚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的确给不了她什么——在我爱上他之后我就一无所有了。
             我们草草离婚了,孩子归她,车房给我,戚,我他妈还是要养那一群小兔崽子。他们还说:“papa,要来看我们!”小兔崽子要滚快滚吧。
我也不是不喜欢他们,但是,就是,不是我和他的小人儿,我就喜欢不上来—虽然我们可能不会做小人儿。

           这么想着的我在大街上碰到了他。
           他在那荡着腿,小丑服被改的漂亮了一点,完美的线条。我认得他,独一无二的气息。
              我就停在杆子下面,直呼他“Peter”
               他被吓了一跳。
              他托着我到暗巷的时候,一直吧啦吧啦的说着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是本能的,盯着他不停蠕动的漂亮的润色的嘴唇,然后,本能的吻他。第一次清楚的感受到,他和我的交融,真实的水渍声,令我欣喜若狂。
                他挣扎着推开了我。
                他躲着我。
                他搬走了。
               我停止不了思念,我中了名为“Peter“的永久性的毒。


           我又见到了他,在尘土飞杨的水泥块那,到处是尸体。他的满手是血,连漂亮的指甲盖也结满了血块。他就靠着墙根,静静的靠着。他看见了我,半眯着的蜜色的眼睛亮亮的,硬是扯着嘴角扯出了硬硬的笑,我的心就被揪起来了。
             当机立断我横抱着他上了我的皮卡车。他比以前更软了,漂亮的手臂就随意的垂在半空或者搭载小腹上。我知道这除了放松的瘫软还有虚弱。该死。
我正慌乱的找着急救箱,就听到他软软的呻吟和虚弱的声音“求你了……wade,带我走.....随便哪里都好.....带我离开这里........”我满脑子都是他小声的啜泣。,他就在我的后座,缩成一团在那,叫我带他走。
                   我果断启动了踩油门。
                   他却再也不肯和我说话。
                   你这个骗子。


                   我有一个我不爱的漂亮的妻子,我有一群我不喜欢的小人儿,我还有一栋空荡荡的豪华的房子,一辆漂亮的红色跑车。

                    But.Where is my lover?






其实我只是想着写“带我走”X梦里太美好了他们













tag

等我屯起来发吧!!时间到了写得停不下来!!Sorry!🙏🏻🙏🏻

等我今晚熬出be!!贱虫的be!!昨天做梦梦到了!!😭😭😭吃爆!!
这周末再熬一个铁虫的学院或者监狱play!!好吃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