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My Lover

【spideypool】My Lover


*贱虫
*BE(有死亡
*家庭妇男贱X高中生荷兰虫(其实也没怎么用到ww)
*贱贱第一视角
*略ooc??私设有
*没咋写过完整的背景X








          我是韦德,我来自加拿大,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和一堆漂亮的小人儿。

           我家是在皇后区的一栋红砖楼,我还有一辆有的破的皮卡(至少我有)。

             我的邻居是一个有着褐色眼睛的卷毛男孩。我和他在电梯里见过,溢满了高中生青春气息的小地方和斑比一样的仰视着我,不得不动心,即使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
我并没有稳定的工作,只是靠着辗转的打工来扯大这些和我基因相像的小屁孩。每当我透过刚擦干净的玻璃,我就看见那个甜甜的男孩和一个胡渣大叔(指tony)坐上了车,操,有钱了不起,老子的人也敢动。

             然后,然后,我就更加努力的,打工,打工。我还问到了他的名字—Peter,真是好听又甜蜜的小名字,和他看起来一样甜。
那天,我做了派,其实就是像名正言顺的进到他的可爱的小房间里去。oh!我可不是gay,我只是刚刚好喜欢上小甜饼而已,而他又刚刚好是个boy。
             书架,木桌,衣架,床。我悄悄的摸到了他的房间里去。作业,邀请函,老式台电。啊,这个艳红色的小丑服,Peter兼职去拯救世界?现在英雄的年龄已经开放到未成年了?我不知道他一个高中生为什么要承担起这么多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但是我知道一大部分是那个老头子(tony)催的。
我把派放在干净的台子上,悄悄的顺走了一条他的内裤,这算是报酬,对吧。

           我只是用了几次而已,我漂亮的老婆就问我:“wade,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哥没有!哥发誓!”“你当初叫我到你家玩的时候也是这么发誓不会有什么的”“ummmmm”我放下了手上的大奶瓶“好吧,哥是喜欢上别人了”“离婚吧”“OK”我和她结了快六年婚了,but我挺开心离婚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的确给不了她什么——在我爱上他之后我就一无所有了。
             我们草草离婚了,孩子归她,车房给我,戚,我他妈还是要养那一群小兔崽子。他们还说:“papa,要来看我们!”小兔崽子要滚快滚吧。
我也不是不喜欢他们,但是,就是,不是我和他的小人儿,我就喜欢不上来—虽然我们可能不会做小人儿。

           这么想着的我在大街上碰到了他。
           他在那荡着腿,小丑服被改的漂亮了一点,完美的线条。我认得他,独一无二的气息。
              我就停在杆子下面,直呼他“Peter”
               他被吓了一跳。
              他托着我到暗巷的时候,一直吧啦吧啦的说着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是本能的,盯着他不停蠕动的漂亮的润色的嘴唇,然后,本能的吻他。第一次清楚的感受到,他和我的交融,真实的水渍声,令我欣喜若狂。
                他挣扎着推开了我。
                他躲着我。
                他搬走了。
               我停止不了思念,我中了名为“Peter“的永久性的毒。


           我又见到了他,在尘土飞杨的水泥块那,到处是尸体。他的满手是血,连漂亮的指甲盖也结满了血块。他就靠着墙根,静静的靠着。他看见了我,半眯着的蜜色的眼睛亮亮的,硬是扯着嘴角扯出了硬硬的笑,我的心就被揪起来了。
             当机立断我横抱着他上了我的皮卡车。他比以前更软了,漂亮的手臂就随意的垂在半空或者搭载小腹上。我知道这除了放松的瘫软还有虚弱。该死。
我正慌乱的找着急救箱,就听到他软软的呻吟和虚弱的声音“求你了……wade,带我走.....随便哪里都好.....带我离开这里........”我满脑子都是他小声的啜泣。,他就在我的后座,缩成一团在那,叫我带他走。
                   我果断启动了踩油门。
                   他却再也不肯和我说话。
                   你这个骗子。


                   我有一个我不爱的漂亮的妻子,我有一群我不喜欢的小人儿,我还有一栋空荡荡的豪华的房子,一辆漂亮的红色跑车。

                    But.Where is my lover?






其实我只是想着写“带我走”X梦里太美好了他们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