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二十九层地狱(二)



*wadeX终极虫
*私设有
*超乱的脑洞
*小短打
*欧欧西属于我











彼得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是现在的社会太开放还是服务员的意思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了还是他死侍这家伙居然会和男孩做那档子事儿。
纯情的高中生男孩儿彼得的脑袋里还只有「男孩和女孩」这个概念。接受标准的美国教育,坐在留守室的次数也不少,他怎么没听说过那档子事可以同性做啊??“等等,死侍,你是不是看错了!”彼得慌忙的阻止正在拉自己可怜的布裤的Wade。“一定是这里烟太大遮住了你的眼睛了吧!你看你还带着头罩呢!说不定是呼吸困难眼花缭乱把我看成女孩了!”“哥带着头罩也能一眼看见你,我的小男朋友”Wade仰起头朝彼得勾了嘴角,让彼得一阵鸡皮疙瘩,这人的脸皮这么比我还厚。
然后用房时间到了的时候,侍者正要催着赶人了,就听见了门内的对骂声和喘声。什么尴尬场面没见过,有性癖很正常。侍者正想着看看这对奇葩的炮友“哥给了你三百美金诶!摸都不让摸?!”“摸你个大头鬼!我还是未成年啊!小心我告你!”“哥死的次数比你吃到大的奶还多!怕这一次吗!”“那你也没死几次啊!我没喝母乳的!”“牛奶也算!”“那我也是喝盒装的!加了防腐剂不算奶!”“哥不管!带个奶字都算!你他妈就不能跟我来一炮吗!很爽的!小屁孩这他妈就和你嗑药一样爽!哥保证会让你上瘾!”“我不嗑药谢谢!嗑药对神经不好!我还要作业要写!奖学金要拿!我还要上MIT和史塔克先生一起工作!”“史塔克?”Wade愣了愣“那个破铁罐子?你不是喜欢哥吗?”“谁要喜欢你啊!”彼得终于提起了自己的裤子,在这云雾缭绕的小房间里暗暗羞红了脸。俯视着Wade。碧绿的瞳孔映着Wade红黑的面具,还有面具下的不知所措。“我喜欢的是史塔克先生!”空留发愣的Wade和尴尬的侍者。嗯,还真是最尴尬的一次。

彼得再见到Wade已经是两周以后了。生活在一个城市难免会有些交集。但彼得真的真的不像碰见他。除了第一次和他嘴炮的不愉快、尼克也警告他别和这个糟糕的雇佣兵靠得太近以外,那个晚上,他还被这个一身黑红的高大的家伙知道了自己的密秘——喜欢史塔克。但是,真的和他遇到了,才发现除了日常的满嘴跑火车,他似乎有一点不正常?是被那天被自己大喊着拒绝做那档子事儿难过吗?他是个雇员兵也很在意钱吧,还是两百美元。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那个”彼得小心翼翼的侧着头,打断了Wade刚刚讲到的一个高潮。“你是有点难过吗?死侍?”“哥刚刚讲到高潮呢小蜘蛛你都不听!”死侍看起来一点生气,不,撒娇的意味,他的面罩两边鼓起来了。“你怎么知道哥生气了不过哥确实是生气了!”哇唔,好直白,这才是死侍啊,那天在房间里见到的更像是另一个人。“哥更你讲哦!刚刚哥去买墨西哥卷饼,他居然说卖完了!”“.........”“小蜘蛛你也觉得他特别过分吧!居然不卖卷饼给哥!”“我觉得不会....”“!”死侍在说完了他的长篇大论之后,我上下眼皮都要粘在一起了,一个墨西哥卷饼他哪儿来的这么多歪理??“小蜘蛛”“嗯...”“你说....哥会不会特别招人厌”“...?嗯?”彼得终于清醒了一点,他也会有这种时候?“我觉得还好,你看我也没有嫌你烦啊”“可是你刚刚都要睡着了”“.......这个不算”“但是小蜘蛛很善良很温柔啊,只有小蜘蛛能不嫌我”“不是,死..”“好啦!小蜘蛛!哥要去接任务啦!不然连小蜘蛛都养不起啦!”“等.....!”Wade用力的抱了抱他,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混着化学药剂传到Wade的神经。小蜘蛛的味道。“再见啦小蜘蛛!”Wade开心的朝彼得挥挥手,转眼从天台跳了下去“Wa...!”“啪—!”

日常死亡(1/10)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