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禁断


▹澜巍cp注意
▹鬼王兄弟一个没少(和平)
▹鬼b,澜a,巍o
▹略ooc!小学生文笔!发展稍快!因为我想写肉!全文设定偏原著
▹三角关系,两人开车,生子可能(看我的意志)
▹美人儿是用来__的


ᐇ正文
         男人配女人,雄猫配雌猫,公鬼配母鬼。这好像是生来就被赋予的规则。
但他赵云澜就是没想明白,哎,男男女女咋了?雄狮还能操母豹呢。再说了,他家沈大教授,进能杀敌救人,退能熬粥暖床。这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润呐,每天都是养眼美人儿,多开心呐!人鬼咋了?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
           “唉——”赵云澜就瘫在沙发椅上,棒棒糖都不啃了,一个劲儿的叹气。
           “诶我说赵处,你叹气干啥啊”大庆懒洋洋地趴在桌上。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惬意得难得关心一下。
            “你说我们家小巍,好歹是个活了上万年的斩魂使吧,为啥脸皮薄的跟糯米纸似的一亲就红”赵云澜那个愁的啊,美人在床,摆着就是没法儿享受,多浪费啊!这可不是小澜孩的风格。
           “赵云澜,沈巍佛你怎么也跟着佛,硬上啊!”闲着没事干的祝红小姐姐英勇出策了,但她还不知道,她的一句话就要把龙城的一名优秀敬业的大学老师逼得严重缺勤。
             “诶—人家可是黑袍使啊,万一他一急把我给反攻了咋办?”“哎呀赵处!”祝红一阵阴阳怪气,活像个老鸨“你不愿,您家那个宝贝会逼你吗?”“哎!祝红啊祝红!”赵云澜像是灵光一闪,脸上笑容灿烂“好办法!回头儿啊,事成了给你加工资!”还没等祝红回话,就兴冲冲的跳上拉风的红色越野车跑了。“应该没事吧……”
              沈巍并没有在大学里。
             赵云澜骚包地带了墨镜摆了poss,掐着下课点守在大学楼下。
               出来的却是鬼面。
              “哎呦喂,这不是小舅子吗!咋,最近,兼职教授?”小澜孩等不到自家老婆,开始急了。“欸,你哥嘞?”
                “赵云澜你还真是没一天有个正经样,难怪沈巍要躲你”鬼面同学很装的同情了一下赵云澜小朋友。
                 “诶不是,他躲我干啥”小澜孩手动抓重点,奈何鬼面自顾自的走了。“管你什么事,又没过门”
                  “哎!鬼面同学!鬼面老哥!鬼面大人!”聪明机智的小澜孩大概已经猜到他的宝贝怎么了,只是具体的位置……
                   “既然镇魂领主诚心诚意的问了,我鬼面大人就勉强回答你一下吧”

                    “这皮猴子,跟他哥一个模子出来的,咋就他皮的特别优秀呢”赵云澜拧着眉头,在车上自言自语。“唉算了,反正马上就有美人儿品尝了,本来还想过aa咋办呢”想到这里,赵云澜就特开心,就像是突然有一天林静说他把工资上缴的开心,还更多。
               就算沈巍没有告诉过他,鬼面不说他也能猜到八九。
                  发情。

               沈巍还是很尽力了。
              赵云澜一开门,满屋子的信息素就争先恐后的窜入他的鼻腔,塞得整个脑袋鼓囊囊的。
                 还他妈是特浓奶糖味儿的。
                 操。
                 脱了鞋,锁好门。赵云澜就大方的进去了。
                  自己家啊,干嘛那么拘束。

               他还真想不到沈巍会跑到他家发情。
              除了满屋子的信息素,先看见的就是自己被子里蠕动的一团。
              哎哟,老婆在暖床呢,贴心。
              然后被子就被掀开了。

            沈大教授平时是有好好用抑制剂和抑制贴的。
               但是自从见到日夜思念的人之后,好像就没什么用了。而且更加频繁的发情。
                本来他堂堂斩魂使是不想做这么不入流的事,但是没办法啊,他发情期。

                  被子被掀开了。
                  常穿的西装裤已经被退至膝下,沈巍卷缩着握着自己挺/拔的性/器。平时清的如水一样的眼睛,半眯着,雾蒙蒙的,不知为何在掉眼泪。皮肤全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牛奶糖的香味直冲着赵云澜的脑袋去了。
                 “不知道斩魂使大人的信息素,是这么可爱的奶糖味儿啊”赵云澜被这信息素激得起了反应,面色也开始红润起来,盖不住眼底的情/欲。听到这话的沈巍才懵懵的转过来,仰着头盯着赵云澜看。睫毛微颤,吐气不均,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喃喃什么。
                 赵云澜本来打算践行社会主义兄弟情,AA也无所谓,大不了他牺牲小我。
                沈巍也从没告诉他自己是个o
               去你妈的兄弟情







评论(20)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