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禁断4

*澜巍

*这篇有垃圾剧情有轻微脏话半参糖

*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因为不敢看X

*ooc有小学生垃圾文笔有

*感谢观看


      就像黄金八点档的狗血剧情一样,在赵云澜马上马上就要得手的时候,横着一根搅屎棍就插进来了“赵、赵处!有案呃……”被怂恿着进来报道的小郭同学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有案子,赵处.....”“.......我他妈说了几次了”赵云澜气了这只猪队友很多次了,这是第一次气得要上火。“妈的是我拿不动枪了还是你最近飘了?”“云澜”“哎!宝贝儿怎么了?”小澜孩一转脸,笑得那个灿烂,眉眼弯弯酒窝浅浅,这是沈巍一直不能理解的一点,这人变脸怎么能比自己瞬移还快?“他也不是故意的……”沈巍顿了顿,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赵云澜“不要...结案了再补上?”“我妈呀宝贝儿你真的太可爱了”赵云澜轻轻地挠了挠沈巍的手指,笑嘻嘻地看着沈巍再次红透的耳尖,又转过头去皱着眉瞪郭长城“还不道谢!你个呆头猪!”“!谢谢沈教授!”“没事”然后小郭同学就一脸茫然的走出了办公室。“???”

           当赵云澜到底现场的时候,他皱了皱眉,侧过头去问沈巍“诶我说沈教授,你们学校是不是风水不太好?”沈巍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风水?我不信这个的”“那怎么老死人?”“.......这个我不知道”赵云澜剥了颗糖塞进沈巍嘴里“待你英勇神武的老公去看看”说罢便悠哉悠哉地向警卫线去了,留下盯着他背影直发愣的沈巍。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赵云澜随意地掀开白布。面部塌陷,皮色呈紫黑,身上有起水泡痕迹。“报告赵处,死者名叫张铁,男,39岁不是龙城本地人,三年前移居龙城打工暴富,前天死于车祸。”大庆一板一眼地报道。赵云澜起身,把糖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沈巍嘴里拉出来塞进自己嘴里“车祸又干我特调出什么事?”“赵处,就是悬在这,按当时的路人说,这人是自己往车上撞的。而且尸首莫名其妙地保存地非常完好。”大庆顿了顿“昨天刚刚送进龙城医院停尸间”“诈尸?”“莫不是起尸?”沈巍突然发话“诶!不愧是我宝贝儿!见识多广!赵云澜眯着眼凑近了些沈巍“你们地星人也会起尸?”“......没有,我偶然看到的”沈巍看了看赵云澜,转去看大庆“「今欲导足下以卫生之秘术,怡神之妙道,譬愈我於沉疴,若起尸於仙草」其面部膨胀,皮色呈紫黑,毛发上竖,身上起水泡,然后缓缓睁眼坐起,接着起身举手直朝前跑”。“除了这个,暴富也有些蹊跷。小郭呢?”“活菩萨安抚家属去了,城西方向,赵处去吗?”赵云澜厚着脸皮牵起沈巍的手“赵云澜这里有..”“走着!”

             “赵处....”郭长城一脸委屈地站在保安亭看着赵云澜“他们不让我进去...”“啧,你就不会硬气一点吗?”赵云澜几个大跨步到保安前面“警察,让不让进”“证件?”“诺”赵云澜慢悠悠地掏出干净的证件“走吧,看在你们是警察的份上上保你一命。”“你他妈是不是!”“云澜!”沈巍一直看着赵云澜,直到赵云澜又要发火了赶忙快步上去阻止“别说脏话”“你亲我一下我就不说了”小澜孩笑嘻嘻地仿佛是计划好了一般“.....抱歉了这位小友,他不是故意的,我们这就离开”“...好”“欸!沈巍!别啊!我们是来办案的啊!”小澜孩被微微脸红地沈白兔半拖半拽着会了车旁,“那种事情都做过了沈教授还在害羞什么呢?~”这人怎么能这么厚脸皮?

            “你们要这么进去啊”大庆“嘭”地一声化作黑猫本体,一双发光地金色眼睛盯着赵云澜“我能窜进门”赵云澜又看了看郭长城,再看了看沈巍,突然笑了,“....你又在想什么”

             豪宅内突然一阵黑雾又瞬间散去。“宝贝儿真棒!回去给你奖励!”“不用了”赵云澜笑着朝沈巍抛了个飞吻,然后迅速潜入房内。“卧室?”赵云澜四处看看“这房内的布局似乎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沈巍清润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似乎是有准备的寻死”“宝贝儿你怎么看出来的?”沈巍已经自动忽略了称呼。“看,这床边积的灰,一般来说,三天是不会积这么多灰。还有你看床的另一边,直到床底的一半都挺干净的”“你是显微镜吗?”赵云澜俯下身去仔细看,果然如沈巍说的那样。“据说他死前几个月解雇了房内的保姆,厨师,连给他配的小老婆都寻了个好人家。”大庆踩着步子蹦上桌子。嫌弃似的喷了两口气。“那为什么门口还有保安?”“是张铁找来看房子的,过两天这房子就要拆了,连家具都砸了。“好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赵云澜低头思索,沈巍就盯着他看。然后又看了看祝红,点了点头“催眠术有进步”“呃……”祝红被突如其来的表扬有些不知所措,情敌的表扬。“保姆打听过了吗。”“赵、赵处!”郭长城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据保姆..啊!”可怜的小郭被门槛给绊了一下,直直地扑到沈巍的怀里“你他妈!”我都没怎么抱过我宝贝儿!!“没事吧”沈巍被突如其来的压力向后退了两步,脊背碰到了挂在壁橱上的台灯“咔嚓”“.......走的什么狗屎运”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