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 Hi!👇🏾
My name is Betty
写破文的💦
I'm a beliber💥

💃🏽spidypool 🕺🏼

Thanks❤️

无题(中1




*澜巍
*接梗
*赵云澜X小鬼王(有私设
*难免ooc渣文笔
*(这个可能还剩两篇






赵云澜当下就叫祝红弄了套衣服来。

“对,就那种大童的。”赵云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肩膀和头侧夹着手机“大概是.....一米七多吧”“一米七是大童?”“.......反正弄套男装来,好看点的。”拨开了糖纸,赵云澜顿了顿“要炫酷一点的,从头到脚给我带一身回来”

原味的。

于是他又把糖拿出来塞进了后面趴在沙发靠垫上的认真听电话的鬼王嘴里。“?”“好吃吗?”“好吃!昆仑给的球真甜!”“噗......你叫我什么?”小鬼王果然愣住了“云澜?”“对了,宝贝儿真聪明”赵云澜嬉皮笑脸地半转过身去揉了一把小鬼王。

“赵云澜你还要不要脸了?”大庆磕着李大爷端来的小鱼干,一脸嫌弃。“死猫去你的”“赵云澜”祝红踩着高跟鞋提着黑色的纸袋,瞟了一眼小鬼王。“你的衣.......这是沈巍的亲戚吗?”“就是沈教授”“别废话衣服拿过来”赵云澜把手向后伸“费用我报销”“....你给沈教授穿这个?”祝红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赵云澜那点小心思,表情复杂。

“有意见?”赵云澜翻过沙发一把抢走袋子,一手拉起一脸茫然的小鬼王的手“走了宝贝儿,换衣服去”然后大踏步走向卫生间。“........老赵没问题吧……我要不要报警...”“观察看看,毕竟局子里有他爸,不好搞出来”

“脱吧”反锁卫生间的门,赵云澜笑着看渐渐变红的小鬼王。

“可是昆....澜澜”鬼王低下头,又抬抬眼看了看赵云澜,眼睛又瞥到一边去了。“你...你能不能先....”

“先?”

“先闭上眼睛.......或者转过去也行呀!”小鬼王好像真急了似的,又看着他小声嚷嚷。

“哎呀宝贝儿!”赵云澜眼珠子一转,马上变了脸色“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我是怕你不会穿现在的衣服!太复杂了!”佯怒道“我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在现代不出丑!我在保护你呀!”说罢,又低下头“哎.....想不到宝贝儿心里是这么想我的”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的昆仑!”小鬼王毕竟未经世事,马上就咬着钩了。一副抱歉又着急的模样“我不是这个意思昆...”“嗯?”“.....澜澜”抬起来的手又放下了“对不起”“别老是说对不起”赵云澜浅笑,摸摸小鬼王的头。“好了,赶紧换吧”

听闻,小鬼王点了点头,朝着他笑笑。继而开始脱自己复杂的黑袍。脱下外衣,拉开系着的腰带。里衣就散下来了。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胸膛和锁骨。再而把黑袍一层层褪去,犹如凋谢的花瓣,露出了皮肤。少年稚嫩,肩膀泛着粉色,胸膛也是淡淡的粉色,连脖颈也染上了粉。

“澜...澜澜”小鬼王终于忍不住说话了。顶着赵云澜的灼灼目光,抬起眼看着他。

“能不能...不要一直看着我......”“哎......”赵云澜咽了咽口水,直接上手抓住小鬼王的肩膀。消瘦,冰凉。

“我这是在目测尺寸呢宝贝儿”捏了捏小鬼王的脸,嗯,有肉。“好给你买更适合的衣服”

“澜澜.....”小鬼王看起来非常感动的样子“对不起...我心思不正,我会反省的”其实我他妈都歪成拱门了。赵云澜笑着拍拍小鬼王的腰。

接着他把裤子也脱了。

性感的腿部线条就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里。不得不说鬼王的皮肤极好,像是能掐出水来似的,泛着温润的光泽,快刺瞎了赵云澜的眼睛,把他的理智戳个稀巴烂。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以前没有内裤。小鬼王还穿着白布裹成的简体内裤。啊....

.“......来”赵云澜严肃地从袋子里拿出裤子。黑色的紧身破洞九分牛仔裤。“.....这样穿不得老寒腿才怪…………”赵云澜想了想,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了。

“?!澜澜!”“宝贝儿你可不能穿那条小丫头拿来的裤子。”赵云澜皱着眉小声嚷嚷。“我这条给你,虽说也是紧身,至少没有破。”“....好吧”小鬼王磨磨唧唧地穿上赵云澜递过来的裤子,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瞬间红了脸,又摇摇头,皱着眉穿裤子。

上衣是宽松的黑色涂鸦t恤,下面也拉了一爪子大洞,但还算是能穿。“......好了”赵云澜简直心力交瘁。

“叮-”突然一个项圈一样的链子掉到了地上。他看看在梳头的小鬼王,又看看项圈前银色的牌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拔出笔,把项圈放在手心写了几个字。


“澜澜我弄好了”沈巍终于把复杂的发型拆开梳好了。“?”镜子里,赵云澜从后面围上来,给他戴上了什么东西。“好看吗?,你翻过来看看”“.....sw-zyl”沈巍愣了一下,突然脸红。“嘿嘿嘿宝贝儿,喜欢吗?世上绝无仅有的呀”赵云澜笑嘻嘻地看着红透了的沈巍。真是太可爱了!鬼王巍巍纯情的要命啊真是!赵云澜在心里流泪逼逼。

“诺”把沈巍抱到梳洗台上坐着。赵云澜云澜从鞋盒里拿出红色带黑条纹的高帮皮靴“.........祝红这小丫头还真是”拉开拉链,赵云澜握住了沈巍的脚,冰凉凉的,线条非常漂亮。

小心地穿好鞋。赵云澜再抬起头时,发现沈巍在盯着他啃指甲。“........”“........唔!”沈巍像是做了贼似的,把手藏到身后,大眼珠子到处飘。“.....给我看看”赵云澜无奈。沈巍小心地看了看他,慢慢把手伸出来。肉肉的,圆圆的,有点小,却也是节骨分明。



“宝贝儿,你稍微坐一会儿啊”安置好沈巍,赵云澜火急火燎地拿起电话“喂!小郭!我要两张游乐园的票!周边要有酒店!.....行吧,酒店也订了!单人大床一张!......这个你就别知道了!和你楚哥玩去!”挂掉电话,赵云澜叹了一口气“这傻孩子.....”脱力一样瘫在沙发上。

转过头去发现沈巍正看着自己。“云澜.”沈巍看着他,慢慢地挪过来“不气”说着还轻轻拍着他胸口,眯着眼睛笑。“.......办了就不气了....”“?”

评论

热度(37)